北京第九届国际手风琴比赛专辑


大手笔写就小春秋-----第九届北京国际手风琴比赛见闻

  8月10日至14日,世界三大手风琴赛事之一的北京国际手风琴比赛成功地举办了第九届赛事。来自国内不同年龄段的众多高手,角逐了组委会设立的所有奖项。世界大师级别的手风琴家们不仅担任了比赛评委,还在比赛期间举办了专场音乐会,为中国观众送上了世界最高水平的手风琴套餐。
  来自全国各地的手风琴爱好者这几天云集北京,来享受这手风琴美宴。于是,北京展览馆剧场,姜杰音乐广场,逸夫会议中心沉浸在了手风琴所带给人们的欢乐里……

 


手风琴专家李遇秋访谈

  今年的组织有条不紊。过去,生怕出疏漏,工作人员忙于补场。这次也很忙,但忙而不乱,这是经验,也是成果。
  今天拉琴的人少了,但剩下的却是真心愿意拉琴的人。过去热闹,许多人不是为了手风琴,是为了升学加分,他们未必喜欢这件乐器。而今天能坚持下来的,就是真正的手风琴爱好者。这是成熟,是进步。
  当然问题还是有的,这件乐器比较年轻它不像钢琴进入中国的同时带来了相关的方法与教材,所以钢琴教育在中国一开始就比较规范。
  手风琴是随着战争来的,军队打到那里手风琴接到那里,只要会拉歌就行了,教材与方法无从谈起。
  我是国内较早拉手风琴的,但我的方法都不规范。我只是把乐器介绍给了大家,我没有介绍规范的方法,因为我也没有。
  80年代以后,我们与国外手风琴的差距缩短了。尤其是姜杰的贡献有目共睹。他挑头干了一件大事,中国手风琴事业会记住他的。

 


两个奖项一个愿望

  我出生在一个音乐世家,父亲杨光灿(原空政歌舞团手风琴演奏家、西南师大音乐学院手风琴教授)在我小时候便发现了我演奏时极具表现力,并且对音乐艺术有强烈的感情。我一接触手风琴后,就明白了这种乐器重要,不可替代的语言表达手段。这是天意,谁都无法改变。
  岁当兵到了文工团,四川音乐学院毕业后当老师,1994年,1995年在音乐厅开自己的手风琴交响音乐会,后来经营酒吧做生意,音乐始终是我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伴侣,手风琴自然成了我身体中表达音乐语言的器官。我幸福,因为我拥有音乐。
  今年8月在天津举行的国际手风琴艺术节,我出资设立了两个奖项:中国作品奖和特殊表演才艺奖。我的目的就是要鼓励中国的作曲家多为手风琴创作可以流传的优秀作品。
  什么样的作品算是优秀的呢?我认为,一个现代的中国人,用我们自己独特的语言技能、独特的心灵感受、独特的表达方式,表现我们对宇宙、自然世界、社会进步、人间情爱的认识与感悟。通过音乐语言让世界更多、更好地了解我们中国人的思想感情。这也正是我们中国现代音乐艺术家的历史使命。
  然而,回到现实中来,我认为我们做的还很不够,尤其是手风琴专业所体现的更为明显。手风琴太缺乏有思想深度,能够在社会上引起较大反响的作品。我希望通过设立中国优秀作品奖,能够对改变现状有所帮助。
  特殊才艺表现奖是为了鼓励那些在音乐语言及内心世界有强烈表现欲的选手。我以为,我们中国手风琴长期以来过多地强调语言手段,忘记了我们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语言必须字正腔圆,这是基本功,第一程序。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表现我们内心丰富的思想,强烈的感情。技能仅仅是开始,而非目的。很多老师、同学在这一点上认识极其模糊,常把手段视为目的,于是外国演奏家感叹道:“你们的技能很好,可思想感情在哪里?“
  我设立表现才艺奖,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更多的老师、同学在这个关键性的问题上有正确的认识,从而为我国培养更多的世界一流的音乐艺术家。至于说到未来,我希望把企业做得更大。以此后盾,为自己所热爱的音乐艺术做出更大的贡献。

 


一个少女的梦想

  济南女孩张蓓蓓是一个人来北京看比赛的。因为自己还没有什么收入,所以她住最便宜的旅馆。
  张蓓蓓今年20岁了,但拉手风琴就拉了16年。当然,由于前两年高考任务重,她花在练琴上的时间不是很多,但手风琴无疑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伴侣。
  去年,张蓓蓓考上了四川音乐学院,她们手风琴专业这一届一共9个同学,全是女生。在本届大赛上获得青年组第一名的龙丽就是这9个女孩子中的一个。
  张蓓蓓自己买了门票来参加颁奖典礼为同学龙丽助兴,可是当龙丽领完奖又上台演出的时候,张蓓蓓手里的水晶冠军奖杯却发生了一点小问题。
  面对龙丽的失望,张蓓蓓无辜地连连申辩:“这不能赖我,这不能赖我。”
  她们商量后,手拉手怯生生地去找组委会主席姜杰,姜杰很快为她们换了一座奖杯,张蓓蓓的脸上才出现了释然的表情。
  参加艺术家组比赛并获得第二名的邵影是张蓓蓓的师兄。邵影1998年就参加比赛了,获得了第四名。今年在预赛时排名第一,他可能是为着冠军来的,但是决赛时出现了小小的失误。比赛下来他紧张得汗流浃背。最终他以0.01分的微弱劣势屈居亚军。
  获得艺术家组冠军的是来自天津音乐学院的陈韵虹,22岁。她的妈妈陪伴她从6岁就开始了学琴生涯,一直到14日下午的决赛,妈妈都在她身边提供尽可能多的服务。
  记者问刚刚结束比赛的陈韵虹:“对今天的表现满意吗?”陈韵虹说:“满意。”“对获奖有信心吗?”陈韵虹未置可否。就是这个不显山露水的陈韵虹获得了冠军。
  记者问邵影:“对这个结果服气吗?”25岁的军中汉子邵影诚恳地说:“服气。” 随后他以补充说:”得个第二或许比得第一更好。“为什么?” “这样给自己还留了一个空间,提醒自己仍需要努力,不至于找不到方向。”“明年你还会为冠军而来吗?”“也许不会了,去冲击一下国外的大赛,给自己的生命更重的砝码。”“与这次看到的国际大师比,你的差距明显吗?”“差距很大,非常明显。倡通过几次北京手风琴比赛,大家都进步了。这是事实,这是姜杰老师的贡献。”后来姜杰告诉记者:“邵影是一个很有定力的年轻演奏家,看名次如云烟,但他很全面。陈韵虹典雅内秀,正如古语所云‘腹有诗书气自华’。邵影和陈韵虹风格不一,都很出色,他俩的水平较明显地高出其他选手。”
  来自秦皇岛中艺培训中心的11名9到13岁的孩子参加合奏比赛,但是他们的老师太忙,没有时间来。他们由各自的家长带着,自觉地行动,却是向世界音乐迈进。
  我采访了几位学生家长,他们并不都是富有者,但本着锻炼孩子的目的,玩手风琴,玩音乐,暑假集体到北京来看看,看看大师,获奖不获奖无所谓,看看本身就是收获。
  延边艺术学院的27名年轻的朝鲜族手风琴手获得了合奏组的最高分,他们带来的是东北人火样的激情。
  广西艺术学院附中蒙黎带着7个学生来北京,取得了一个冠军、一个亚军的好成绩。他们带来的是西南的柔情。
  俄罗斯的室内乐过关斩将笑到了最后,他们的乐器和音乐传递着有高加索的异域风情…..
  比赛结束了,但比赛仅仅是个开始。手风琴手又在做明年的打算了。
  龙丽、邵阳、陈韵虹成熟了,张蓓蓓这样的手风琴爱好者在成长着。从开幕式到闭幕式,将近一半的座位坐着未来的优秀手风琴手。
  我问张蓓蓓:“你计划过参加这样的比赛吗?”张蓓蓓说:“早计划了。”“可你今年为什么不参加呢?”“我觉得自己的水平还不够。”“差在哪里呢?”“主要是技术,我觉得自己音乐不比别人差。”“那你明年来吗?”“来,一定来!”

 


环球手风琴网 中国手风琴在线 版权所有 不得侵权
Homepage: http://www.accordions.com/china E-mail:liconkk@online.sh.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