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普斯先生和莫泽尔教授谈中国手风琴

  **莫泽尔教授:
    7年以来,我几乎每年都来到中国,每年都看到变化。提高的很快!有一些小选手如天津的刘东、福建的欧阳芳等已进入国际水平。看到中国手风琴的变化,我从心底里感到关系。这些年,我做了一些工作,就象奠基石那样,使中国手风琴有所发展。以后,还要在各地多做一些,今后还要继续发展中国的自由低音和键钮手风琴。看到几年来中国手风琴积极的发展非常高兴,让我们为共同的未来干杯!

  **利普斯先生:
  
7年前我来过中国,那时学生拉琴时错音很多、趣味不对、风格也不对。现在我几乎听不到错音,趣味、风格都对了。这说明中国手风琴朝着正确的方向在发展!
  中国有很高深的文化,不象美国,中国历史很长,很有潜力。中国学生的进步非常大,不必再谈降Si、还原Si、降Mi了。可以谈趣味、风格了。这些功勋是属于王域平教授和其他教授的。
  现在中国的教师就象俄国彼得一世时代那样,各国教师共同努力发展手风琴并取得成绩。中国有成千上万人学手风琴,肯定存在许多优秀的演奏者。我相信三五年以后,中国一定能在世界手风琴学术活动中、手风琴大赛中有自己的地位。明年九月莫斯科有手风琴比赛,我把曲目、要求都带来了,希望中国有优秀的手风琴手参加。在意大利的手风琴比赛中中国选手已经取得好成绩了。让我们为中国手风琴的发展干杯!

 

 

访厦门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李未明先生

  **您对本届大师班的评价如何?
  天津音乐学院能够组织举办这样一个大师班,这首先就是基于他们对学科建设的一个思考。他们对中国手风琴事业发展的很多想法也说明对学术研究的重视。(他们)为了大师班作了很多努力,把各项工作都做得不错,使大家能够通过这几天大师班的学习获得很多。
举办这个大师班,在我们国家的手风琴道路上应该是第一次。在国际上这种活动是非常多的。大师班本身的学术性很强,而且大师班中几位大师的不同风格的讲课,能够使我们了解到世界上一些手风琴发展的情况,扩大我们的视野。象利普斯这样的大师,是大家众所周知的;象莫泽尔教授在世界上也有很高的声望;还有我们中国派到德国留学的曹晓青老师,也是学有所成的年轻一代的演奏家。同时在大师班期间举办的音乐会,还有法国演奏家,是一位女演奏家,她本身的演奏水平很高,曾经获得过克林根塔尔手风琴比赛第一名。象这样的大师参与的活动,无疑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影响力。

  **您觉得接受大师上课的中国学生们演奏得如何?
  我觉得中国的手风琴在进步。很明显,根前几年相比,已经不仅仅停留在传统琴的演奏。从曲目的扩展,覆盖面的宽扩来讲,我觉得有很大进步。中国的自由低音发展,应该说刚起步不久,可以看得出一些拔高的情况,基础还大得不很扎实。所以,我们学习自由低音,不管是键盘还是键钮,最好要有个积累,一定要有个过程,急不得。科学的训练,打下坚实的基础,是通往高层次演奏的重要的必经之路。所以听了中国学生演奏,我的第一感受就是基础还必须打得牢固一些。第二就是作品.风格还应该更多样化,尤其是缺少中国作品。比如这次讲学期间的个别课,只有一首中国作品,其余竟然全都是外国作品。我觉得咱们发展中国手风琴事业,(发展)本国的作品也是致关重要的。这是我看到的存在的不足之处。

  **您能否谈谈自由低音手风琴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手风琴事业的发展应该有他自己的特点。中国学手风琴的人数非常多,但我们的经济状况跟发达国家还不能比。要买一台自由低音琴非常昂贵。要一个普通家庭买一台5万,7万,甚至9万元的手风琴,买得起的实在不多。尤其是现在,我们在强调素质教育,很多家长在选择孩子学习什么乐器时,可供选择的面很广。很多家长认为学一样乐器是一种修养,丰富孩子的生活,提高一些趣味,开发智力。这样的话,就可以选择其他乐器。要让造价这么高的手风琴很快在中国普及起来,一时还不很容易做到。但是在专业音乐院校是一定要发展自由低音(手风琴)的。否则,演奏一定会受到影响。

  **什么是"艺术化"的手风琴?
  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记得好些年前我就说过,手风琴发展最困难的还是手风琴艺术化问题。如何使这个乐器艺术化,包含很多方面。它包括:乐器本身,乐器制造工艺。乐器科技一定要有非常精良的乐器。有一些国外大师所使用的乐器,说实在的,我听起来还感到不满足。还不能达到让我觉得音色非常美,能打动人。任何一种乐器一定要有非常美的音色,非常好的演奏性能,才能使你的演奏达到很高水平,你的音乐才能更打动人心。所以我觉得乐器很重要。再一个就是演奏方面。规范化的演奏,充满音乐,充满艺术的演奏。这也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听了这次很多学生的演奏,我觉得在这个方面也有了很长足的进步。他们已经开始注重不仅仅是手指的跑动,而是对音乐的表现。所谓艺术化的手风琴,最根本的就是你这个乐器演奏出来的音乐必须打动人心。一旦这个乐器能够达到人们理想中的,成为一种非常美的乐器,表现力非常丰富的乐器,它一定在音乐领域会占有它一定的地位。

  **国内手风琴厂有没有生产类似的乐器以供普及的学生使用?
  我觉得我们的乐器制造工业,从建国以来已经作了非常大的努力。这几年也在寻求一种产品的更新换代。(他们)也希望能不断推出新产品。比如说天津手风琴厂的键钮式双系统半音阶自由低音手风琴已经生产出来了;上海手风琴厂也生产了键盘式双系统半音阶自由低音琴。大家都在努力,都在寻求一种如何使我们的自由低音琴让初学者接触到,然后能使他们将来跟大琴衔接。乐器厂其实还是很有想法的。

  **莫泽尔教授已经多次来到中国,您能否介绍一下?
  莫泽尔是汉诺威音乐戏剧学院的教授,也是曹晓青老师的导师。她93年至今一共来过中国3次。每次都带着教学任务来。而且每一次都对我们的学生、老师进行非常深入,细致的教学。中国自由低音(手风琴)的发展,莫泽尔和曹晓青功不可没。很感谢他们能对中国手风琴事业如此关注,浸入这么高的热情。我觉得莫泽尔教授非常有爱心。对中国的热爱,对世界的热爱。哪怕见到比较差的学生,都能够不厌其烦地教。对于比较优秀的学生则全力以赴地支持他们的发展。这样的老师非常难得,应该说对中国手风琴事业的发展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访解放军艺术学院教授闪源昌先生

shan.jpg (19838 字节)  采访者:李聪
  闪源昌老师,您是这次大师班学员中年纪最大的学员。论资格,您是中国手风琴的前辈,手风琴事业的开拓者之一。但您还是冒着酷暑,每天来到大师们上课演奏讲学的地方学习。这种精神非常值得大家学习。所以,我们特别想听听您的看法。

  受访者:闪源昌
  我觉得(人应该)活到老,学到老,特别是象我们这些老同志。不学习,很多新的问题就跟不上。因为我除了在"军艺"担任课之外,在北京,还在人民大学、清华大学排练乐队。如果我不去用时代新的精神吸收新的营养,我在给别人上课时,仍然用一些陈旧的词句是肯定不会受欢迎的。时代的精神,加上我们的努力,这样才能把课上好,才能面向未来。不然就会掉队。吃老本是不行的。

  李:请您谈谈对本次大师班的感受。

  闪:我这次参加大师班非常高兴。在多少天以前,我已经把时间空出来了。因为我平时很忙, 在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家协会和教委的培训班忙手风琴的事。 7月27日上午是"301"提前庆祝"8'1"建军节,早就跟我定好排练的事儿,我26日下午赶去参加排练,27日演出完,又立即赶了回来。我觉得我要是不参加任何一次活动,都是很大的损失。通过7天的学习,我受到了很大启发。我觉得他们的敬业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不管是俄罗斯,德国,法国的专家,他们的敬业精神,以及对艺术的认真,严肃(给我留下了特别深的印象)。他们的演奏声情并茂,在教学中的规范处理,对乐曲的理解,对乐曲的布置给了我很大的启示。光凭过去手指灵活,头脑简单是不行的。在志愿军作战纪念馆里,有我在朝鲜离美国50公尺的地方演奏时的纪录片。那时候是政治上的热情,如果光有政治热情,没有现在的科学,那是不可能的。

  李:听说您也是我们网站的读者,请您给我们提提意见。

  闪:上海的李聪老师建立了咱们自己的手风琴网站,我太高兴了。只要每到星期天,我就要把电脑打开,还买了打印机(把感兴趣的信息)打印下来。有了网站。使我了解了那么多世界上的手风琴信息。虽然我学得很慢,但总比不学要好吧。尤其是我记得有那么一句话:意志是青春永远的秘密。所以有这样的奔头,我总觉得自己很年轻。我女儿多次来电话催我去美国,她在那儿是国际服装设计师。可我就是舍不得中国的手风琴事业。也许在美国吃的会很好,过得会很好,但可能就是没有这儿过得丰富,充实。我想在我"夕阳红"的时候,更应该为手风琴的普及做点工作。

 

 

勤奋进取 勇于开拓 走向世界--记王域平教授

  作为我院建院后的第一届毕业生,王域平教授于1961年毕业后被留校从事手风琴专业的教学工作。为了他所钟爱的事业,至今已兢兢业业奋斗了近四十年。对于一个人来讲,四十年确实是个不短的历程,他和同龄人一样,经历了这代人所经历的沟沟坎坎、曲曲折折,但强烈的事业心、责任感和执着精神,使他为手风琴专业的建设,为中国手风琴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国人所公认的杰出贡献。

  “过去大学毕业所演奏的曲目,现在考附中都嫌程度太浅。”这是王域平教授常向学生们说的一句话。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他学琴的年代中国手风琴专业只是处于“起步”阶段。两本美国四十年代的手风琴曲集,两张唱片这就是这个专业起家的全部教材和音响资料。当时演奏的曲目也不外乎是《霍拉舞曲》、《马刀舞曲》、《查尔达什》等一些通俗的小品。面对这种情况20几岁的他首先从提高自已的演奏水平人手,每天除上课外就是练琴,几个青年教师都住在一层楼上,每天琴声此起彼伏都要在七、八个小时以上。同时,为满足教学需要,他也开始了教学曲目的搜集、改编与创作。1964年天津音乐局的音乐会上,他演奏了和张增亮合作创作的中国第一首手风琴独奏曲《牧民之歌》,从演奏到曲目创作均获极大成功,报纸专发了评论文章,中央电台和河北、天津电台第二天就为其录了音(当时尚无电视台),中央台在全国播出后,引起极大反响。1965年中国唱片公司出了唱片。这首乐曲的创作一为演出,二为教材建设,此后他曾连续创作、改编了多首乐曲,均由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如《司机之歌》、《又是一个丰收年》、《春到凉山》,改编的《快乐的女战士》、《红灯记选歌》、《火祭舞》等。

  二十年的闭关锁国,对国外的情况一无所知,只能靠自己去探索,去奋斗,有一个阶段整个音乐学院从附中到大学只有王域平教授一个人承担着全部手风琴专业的教学任务,同时还有大量的演出任务,那时的演出没有一场是没有手风琴的,大、小舞台、农村、部队,露天炕头的演出,他都是必不可少的人物。


  多年的演奏与教学实践,尤其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国际间的交流日益增多。1983年他第一次看到德籍日本人御喜美江小姐在天津演奏的185贝司自由低音手风琴之后,出于对专业的敏感,他意识到今后中国手风琴专业的发展必须走自由低音手风琴之路,才能把我们落后至少20年的差距缩小,跟上国际手风琴专业的发展潮流。

  从1984年开始,他与天津乐器厂合作共同研制185贝司自由低音手风琴,并干1986年把自由低音手风琴纳人专业教学领域。1987年他的学生曹晓青即用此琴

  在成都举行的全国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1989年此顶教学改革成果获得了首届国家优秀教学成果奖,1991年他被推选为中国音协手风琴学会首任会长,并被任命为我院教学副院长。1996年他应邀出任德国克林根塔尔国际手风琴比赛的评委,这个比赛是国际最高水平的比赛之一,世界各国的高水平选手云集赛场。通过比赛他深深地感到,要想赶上国际高水准,必须努力拼搏,同时还必须引进健钮式手风琴,这种自由低音手风琴的音域宽,琴体小,大量的近现代手风琴音乐作品

  不用这种琴是无法演奏的。从此,键钮式自由低音手风琴被引人到我院的教学中。在此后的几届全国及国内搞的国际比赛我院的手风琴学生多次多人获得一、二、三等奖的佳绩,教学水平提高之快受到德国、俄国专家们的称赞。王域平教授至今已连续五年出任德国国际比赛评委,1999年又应邀出任了意大利国际比赛的评委,这两大比赛他是亚洲地区唯一的评委。

  王域平教授经过多年不懈的努力,如今已把我院的手风琴专业建设成了全国乃至国际上颇有影响的专业,他的学生遍布全国各地,有的出国深造,如曹晓青现在德国汉诺威音乐学院攻读独奏家文凭(博士),并曾于1998年获得意大利国际比赛第一名,同年还获得德国巴登一巴登国际比赛的第一名,如今已是国际上颇有名气的青年演奏家。 

  王域平教授常说:“我们要想进步,必须把目光瞄准国际最高水平,我们的路还很长,要做的工作还很多。”对今后的打算,他认为,教材建设,尤其中国作品的充实是必须要加强的;改进教学方法,因材施教以及加强重奏、室内乐教学是刻不容缓的;对一些素质好,有潜力的学生要精心培养,让他们少走弯路,健康成长;为搞好专业建设,必须加强国际交往,请进来,派出去,这是使我院永远处于领先地位的保障。

  王域平教授已是“花甲”之年,“莫道桑榆晚,霜叶红满天”。愿他永葆艺术青春,取得更大成功。

 

 

听课心得 -- 王学庆

  2000年7月24日--7月30日,在天津音乐学院里举行为期一周的大师班,我作为天津音乐学院研究生有幸聆听了利普斯大师的音乐会并跟随利普斯大师和莫泽尔大师上课,通过上课我进步加深了对自由低音手风琴的了解和认识,进一步学习了手风琴演奏艺术中更深层次的知识。

  7月25日晚,众多中国手风琴同行一同在天津音乐学院音乐厅观看了利普斯大师的独奏音乐会。时值盛夏,利普斯大师冒着近四十度的酷暑,为中国手风琴同行表演了一首又一首精彩的篇章。中国手风琴同行被他的精湛的技艺所折服,特别是他演奏亚历山大.科尔米诺夫献给他的<巴扬交响曲>时,此曲篇章宏大,集交响性、歌唱性、英雄性、戏剧性与一身,最后高潮处,利普斯大师的高超的抖风箱技巧、宏大的音响效果,使每一个在场的听众为之激动,整个音乐厅内回荡着大师的琴声。作为当代最伟大的手风琴演奏大师之一,利普斯的手风琴演奏艺术,炉火纯青、无语伦比。从利普斯大师的演奏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未来手风琴发展的方向。

wxq.JPG (16716 字节)  7月26日上午,我跟随利普斯大师上课,演奏库夏科夫的<第一奏鸣曲>,大师不仅演奏技艺高超,讲课也既生动又深刻,把每一个演奏上的问题说得很透彻,使听者如临其境,使演奏者长时期无法解决的困惑,一下豁然开朗,利普斯大师对于音乐的整体把握,音乐的流动性,重音节奏、乐曲风格、巴扬演奏的技巧、音色的处理,乐句的划分,都做了生动的讲解和示范。大师在讲解经常用美术、文学、科学及哲学中辩证的思维去启发演奏者加深对乐曲的理解。利普斯大师还特别把手风琴中三抖、四抖、五抖风箱等高难度技术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中国同行,使大家开阔了视野。

  7月27日上午,我跟随莫泽尔大师学习巴赫<平均律>,莫泽尔大师对声音的要求极为细致,她要求精确的声音,对每一个音都一丝不苟,有时,一个乐句要反复讲解十几次,这种敬业精神实在令中国同行钦佩和感动。莫泽尔大师长年研究巴赫音乐,对巴赫音乐把握十分到位。他要求手风琴演奏巴赫考虑到当时时代背景,考虑到当时乐器--古钢琴,要努力用手风琴去做出古钢琴的音响效果。她对巴赫音乐的复调性、连顿性、歌唱性、装饰性和即兴性进行了详细的讲解,使在座的听者,耳目一新、随后,在给我讲解莫什科夫斯基的<西班牙随想曲>时,莫泽尔大师对西班牙舞蹈及其节奏做了生动的讲解,并亲自用舞蹈表现西班牙的节奏,莫泽尔大师的讲解使在场听众赞不绝口。

  通过向利普斯和莫泽尔两位大师的学习,使我大大开阔了思路,启迪了思维,对于音乐的深度和广度认识又大大向前迈进了一步,此次大师班讲座,使每一个到场的听众都受益匪浅。两位大师冒着酷暑,常常在衣襟湿透的情况下,仍然一丝不苟的讲解,这种敬业精神使在场人员无不为之折服。

  中国的手风琴的队伍还处于不断成长阶段,在演奏技巧和音乐规格上有许多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地方,两位大师的讲解为我们指明了道路,大师的音乐会也使我们领略了世界超一流水准的演奏,这些必将对年轻的中国手风琴发展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使中国的手风琴朝着正确的科学化方向不断进步!



                天津音乐学院研究生
                   王学庆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