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泽尔教授的学术报告

  各位音乐学院的同行们,从外地来的其他城市的老师,朋友们,欢迎大家。欢迎大家来和我渡过一个非常特殊的夜晚。今天我要在这里向大家介绍一些能用手风琴来做的其他的一些事。这一周我听了许多不管演奏也好、大师班也好、上课也好的许多演奏者,但都是独奏。30年以前,我开始意识到我们所从事的乐器有着非常不平凡的历史。大约我4岁时,父母就给了我一个小手风琴,但是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一下就喜欢上了手风琴。那时候我还不会读和写,但已经开始学拉手风琴。我越来越喜欢这个乐器,一直到16岁。然后,我在上学的时候很多人问我说,你是学音乐的吗?我非常兴奋的回答说:“是,我是搞音乐的。”别人就问我搞什么乐器的,我说:“手风琴”。但在30年,40年前手风琴绝对是被排斥在文化之外的。

Xshd.jpg (16643 字节)  我在年轻的时候就有一个理想:要解决这个问题,这个观念上的偏见。虽然我对手风琴情有独钟,但是当时,当别人问我是学什么乐器的时候,我还是会说:“我是学钢琴的。”这是我用来保护自己的武器,但是我的喜好一直偏重于手风琴。然后接下来的十几年中,我就一直学习手风琴和钢琴。在进入音乐学院学习时,我也是钢琴和手风琴都学。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一个技术上的问题,因为钢琴和巴扬琴的演奏指法是不同的,所以每当我问自己的心,我应该选择哪一样的时候,我永久地让钢琴休息了。我觉得我不是为钢琴而生的。我有几次遇到这种形势或竞争的局面,我不想做前人已经做过的事,所以,我才下决心发展手风琴。

 作为音乐家来讲,不管从我的头脑,心灵,我都决定要开始我的事业。但是音乐界好象不太喜爱,欢迎这个乐器。他们并不把手风琴当成一个艺术性的乐器。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和我音乐学院的同事合作进行重奏的尝试。因为,如果手风琴光以独奏的形式出现,很难在手风琴界占有一席之地,也许当时的人们对手风琴总有一种偏见吧。所以当我去寻找合作者的时候,对方总是不能肯定的告诉你他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但是我的信念,我的梦想,我的信心包括幻想一直支持着我。所以我认为把手风琴与其它乐器合在一起来演奏也是丰富音乐的一种形式。但30年之后,好象发生了点变化。不同的地方在于,现在我们音乐学院其它专业的学生会主动找那些手风琴专业的学生说:“我能跟你合作吗?”而30年前,我只能求别人说:“你能跟我合作吗?”所以,我花了30年时间,才把这种局面转变过来。刚才大家看到的录像就是7年前,我在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与一位大提琴演奏家的合作演出。那时我最值得怀念的一次演出。今天晚上,我将和曹晓青一起通过一些录像,录音来向大家介绍手风琴与各种乐器的合作。

  先来听听长笛与手风琴的合奏。接着是单簧管与手风琴。还有一次非常有意思的合作是和大管。我觉得手风琴与大管合奏。

  古柏多丽娜她在当今可以说是一位非常知名的作曲家。9年前在俄罗斯,作为一名作曲家也许并不容易。有一天,一位出版社的先生问我是否能帮助她,我以某种方式对她提供了帮助。后来她获得了很大的成功,我们也成了好朋友。为了感谢我,她特意写了一首手风琴合奏曲送给我,是专为手风琴与大提琴,小提琴而作的。这首曲子现在在世界上也非常著名。唱片公司为我们制作了唱片,并在全世界发行。接下来请大家听这首曲子的二,三乐章。我们要听大提琴与手风琴,小提琴与手风琴,以及这三者之间的合作。

  下面是一位阿根廷作曲家写的曲子《探戈和阿列曼德》。这位作曲家并不是专门的手风琴作曲家,但很高兴,他已经为手风琴写了三首曲子了。这首《探戈和阿列曼德》由钢琴,手风琴,声乐以及少提琴,大提琴合奏。

  当我多年前,我开始和大提琴合作时,我就想应该发展这种形式,我认为我是这种合作形式的先驱者。

  我在德国的东,西,南,北部都有很多的朋友,我们常常聚在一起商讨有关作曲,演奏形式之类的问题。。直到有一天,我们决定要成立一个真正的属于我们的室内乐团。于是,我们每个人都去向作曲家约稿。我又找到了古柏多丽娜,她又为我写了一首曲子。然后我们举行了一个比赛,也许这在中国也是个好办法。我们邀请了一些年轻作曲家,一下子我们就收到了40多件作品。
下面是一首表现颤音和打击乐的作品。

  再介绍一首很重要的作品,是有关耶苏基督的,在84年首演。当38分钟的演出结束时,很多在场的人都哭了。所以,我明白是这个作品打动人们。作品本身达到了感动作品之外的人的效果。古柏多丽娜的作品又一次获得了成功。这部作品在全世界演了60多次。曹晓青在毕业演奏会上演奏了这首曲子。
许多年以前,有人尝试为钢琴和手风琴写些曲子。跟钢琴相比,手风琴小多了。如果要我跟钢琴合作,我就要在音量上和它对抗。

  现在我们临近尾声了,要看看有没有最好的作品。我想表达一下参加这次大师班的愉快的心情。非常感谢能被邀请。我还记得第一次来天津音乐学院时,教的第一个学生。没有键钮琴,没有自由低音,可今天大不一样了。我还要感谢王域平,王树生,孟辉,罗汉等老师为这次活动付出的心血。接下来是一份“礼物”,是阿左拉的作品,专为四个手风琴创作的作品。希望大家能通过自己的理解去接受它。
祝大家晚安!

(根据学术讲座现场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仅供同行参考。)

 

 

曹晓青在大师班的学术报告

德国大学中手风琴专业情况及手风琴室内乐发

  非常高兴这次能有机会回天津母校参加这次活动。

  8年前,92年6月,我第一次作为国家文化部派出的第一位访问学者到德国(学习)。还在语言班的时候,就跟莫泽尔教授联系了一下。她说,7月份这儿有个大师班,你能不能来参加。当时我刚到德国,语言等各方面还不是很适应。可莫泽尔教授后来坚持说,你必须得来参加。结果,我刚到德国一个月,就去参加了这个大师班的活动。当时,教师有利普斯,莫泽尔,另外有法国的理查得-加里亚诺,还有芬兰的一个教授。他们组成了一个大师班。从那时候开始,我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大师班,并且给我留下特别特别深刻的印象。因为刚到德国就一下子进入到这样一个有意义的活动,还认识了那么多大师。于是,我在给莫泽尔写信时就说:“有机会您能不能来中国,来天津举办这样一个活动。”我们等了很长时间,尽管王老师也好,莫泽尔也好,经常带学生参加国际比赛或过来讲学,但我们仍然有这个想法,就是能不能在天津举办这样一个大师班。当我通过电话跟利普斯先生联系这个事时,他特别高兴。因为他7年前,当时93年来中国时,对中国的手风琴大致了解了一些。我跟他说,这些年来,中国的手风琴产生了一些变化。希望您能来这边举行音乐会。昨天他在演奏会之后讲了很多话。说这次来,中国的手风琴已经不是他以前来的时候那样在改错音,或者说修改乐谱,而完全是学术上的交流。从92年到现在,8年时间;从我第一次参加德国的大师班,到参加我们自己的大师班,我就觉得特别不容易。而且我也很高兴有那么多从全国各地来的演奏家、教师,以及朋友们共同参加这次活动。
cxq1.jpg (9976 字节)
  今天我想介绍一下,在德国音乐学院中,手风琴的一些情况。许多同学对此非常感兴趣。另外有一些国际比赛的信息,以及当今国际手风琴的发展趋势。

  目前在德国,不是每所音乐学院都有手风琴专业。手风琴的正规演奏,在音乐学院中也不过只有三、四十年的历史。莫泽尔的老师在德国音乐学院是属于第一代人,现在已经六十岁。手风琴在音乐学院中的历史很短,而这个专业现在已经发展到在音乐学院中没有人再持怀疑态度。怀疑它能不能被保留或能不能再继续。开始的25年或30年以前,设这个专业只是为了试一试,看它能不能在音乐学院中作为正式专业继续。因为在这之前,手风琴都是演奏流行或改编的曲目。特别是其他专业的专家更表示出怀疑。莫泽尔的老师这一代人,确实在德国音乐学院中,为手风琴这个专业的维持做出了很大贡献。莫泽尔教授25年以前作为第一个(手风琴)教师在汉诺威音乐学院建立了手风琴专业。当时她25岁,刚从克鲁新根毕业。她本身是瑞士人,然后到德国来上学。毕业后又找到汉诺威的院长,说想建立一个手风琴专业。院长说,我给你一个时间(期限),看你怎么样做出成绩,你的学生能达到什么样的水平。去年11月,在德国我们的学院里举行了她的25周年教学庆祝会。在这个会上,所有她的各界的朋友,包括小提琴、大提琴、钢琴界的,还有作曲家等都来参加。她本人感到很欣慰。在会上首演了为大提琴,手风琴,声乐,打击乐创作的一个作品。当时院长是这样评价的:莫泽尔教授对手风琴事业做出的贡献是我们众所周知的,而且已经超出手风琴的范围进入到了一个现代音乐的范畴。手风琴在汉诺威,在其他音乐学院中,作为专业已经很牢固地占据了自己的位置。所以许多同学都想到国外留学。现在国家也开放了。出国留学也不象以前那么难。手续也比较简便。而且我会向诸位提供比较详细的信息。

  我想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首先要解决语言问题。当然作为专业,手风琴演奏水平,和乐器(的选择)也很重要。在德国的音乐学院或其他大学,规定用德语教学。因此,没有语言证书,就不可能去参加入学考试。在学习语言的同时,在乐器的演奏和使用上,要有很好的选择。无论是学习钮扣琴还是键盘琴,要想进入到德国或欧洲的音乐学院中学习手风琴专业的话,没有自由低音琴是不行的。在前几年曾经有过用传统琴演奏参加考试的,但除非成绩特别突出的,而且保证进来之后改学自由低音,并由专家教授推荐,才能录取。近一、两年,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因为就是使用钮扣琴、键盘琴的自由低音琴,竞争已经很激烈,根本就不可能再接受你用传统的琴来演奏。所以,乐器是在语言问题解决后不可忽视的一个问题。千万不要盲目地去。

  在天津音乐学院学习有一个好处就是我能很快地把各种信息传递给王老师,(同学们也能很快知道)我在这里还要提醒各位在购买乐器上要注意的一些问题。如果购买钮扣琴的话,最大的选择就是选B系统还是C系统。在大约15年以前,这两个系统的两大派别互不相让,都各自说各自的好处。各自老师都绝对让学生学自己的这个系统。而现在,形势发生了一些变化。今年克林根塔尔的比赛中,有一些报告会。这次特别有一个报告会把一些特别有争议的问题摆出来讨论。这天晚上,台上坐着作曲家、演奏家,象利普斯先生、大会主席,以及担任比赛决赛时的乐队指挥。因为克林根塔尔的比赛决赛是由乐队协奏的。当讨论到B系统、C系统的问题时,利普斯先生说:手风琴发展到今天,已经没有办法让某一个派别或某一个组织来控制演奏某一个系统。另一位作曲家也说:键盘琴,钮扣琴,B系统,C系统,还有芬兰的R系统,波兰的右手B系统,左手C系统。世界上出现那么多系统的琴,如果我们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上面的话,那么我们的手风琴事业就没有多大发展了。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尽快发展我们的事业:如何演奏,乐谱的积累,以及培养下一代的年轻选手。我们应该在这些方面互相促进,互相提高。而不是去推崇某一个派别,某一个手风琴的系统。当时,所有在场的人都一致认同。手风琴发展到今天这步,是大多数人探讨的结果。而最终,也许50年,也许100年,手风琴究竟会变成什么样,是没有办法预言的。今天大家的共同理论,就是怎样在现有的基础上去发展手风琴。

  我们用任何一种手风琴,绝对不能说是为拉俄罗斯曲子方便。因为俄罗斯作品只是占世界整个音乐(作品)的一小部分。在某种程度上,俄罗斯的手风琴作品发展比较快,比较早,作品比较丰富。另外,有更多的人去从事手风琴这件乐器,愿意为它“炒作”。象左罗塔耶夫,古柏多丽娜。但并不是说它等于所有手风琴乐曲的全部。在当年世界手风琴曲库中,北欧,丹麦,芬兰以及德国作曲家都有很多伟大的作品。我们就可以看到在俄罗斯作品之外,还有很多作品可以开扩眼界。只有这样,对于我们国家(手风琴发展)也好,对于自己的手风琴演奏水准的提高也好,才是一种正常的发展。不然的话,就会成为俄罗斯手风琴的候补。我不知道大家是否有这样的想法,就是在演奏、学习国外一些作品的同时,也不要忽视我们自己的作品。我们的手风琴作品可以形成一种模式,当然这种模式可以改变。因为当时形成这种模式受乐器的限制。我们没有钮扣琴,没有自由低音。我们没有办法让作曲家听听当时的手风琴是怎么样的声音。当然,我们现在有了这种可能之后,不要为了去抓住某个作品而拉琴。在学习过程中,还要看到许多国家的优秀作品。我们以前的中国作品,已经形成自己的一种风格。许多好的地方应该保留。如果再在这个基础上加上自由低音、抖风箱或现代作品的一些变化,我想,好作品可能也会不少,而且在今后中国的手风琴比赛中,也要突出一点,就是也要专门设立一个现代中国作品奖。当然,这也需要有关的老师们探讨一下。

  关于手风琴的型号,我也想作简单的介绍。最大型号的手风琴,一般来说钮扣琴右手64个单音。再加上两排重复键,一共104或105个键。四排簧或五排簧。五排簧就是加了一个颤音。钮扣琴最高档次的琴,下颚变音器是7个,普通的4个。左手58个自由低音,两排簧或三排簧。120BS的琴至少有10种。键盘自由低音琴,右手45个键,左手跟钮扣琴一样。右手有5个下颚变音器,四排簧。我以上提到的几种自由低音琴,到欧洲任何一个音乐学院手风琴专业参加考试都没有问题。但话又说回来,你不能使用这些自由低音的琴,还是用传统倍司去演奏。

  除了以上提到的语言、乐器之外,下面就牵涉到曲目。进入欧洲的音乐学院需要参加考试。大体上跟在国内音乐学院考试差不多。也是由专业老师负责。我们那儿主要就是莫泽尔教授。另外还有一些其他专业的老师。这无形中也给手风琴学生带来些压力。因为这些老师的眼光是很高的。虽然是搞其他专业的,但是他们会用另一种眼光去衡量。这也是件好事。一般来说,(考试)要演奏15-20分钟的曲目。要求有三首不同风格的作品。在考试中,我观察了一下,一般第一首为古典乐曲;第二首选择现代作品;第三首选技巧性比较强,能表现手的能力的曲子。改编的也好,原作也好,都必须有一定的比例。象在克林根塔尔的比赛中,必须有四分之三的曲目在第二轮比赛中是原作。如果不是就扣分。在专业考试的同时,还要参加乐理考试。乐理考试是笔试,1小时左右。在准备乐理考试的时候,同学们最好要再懂一些德语音乐方面的词汇。这样能帮助你在考试中的理解。这个我有亲身体会。很多亚洲来的学生,不仅是中国人,其实乐理,视唱练耳并不差,但他们不理解试题的要求,心就发虚,影响发挥。这样,考官不知道,就以为你不行。除了视唱练耳之外,对于中国学生,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就是面试。面试第一就是要看你这个学生的语言能力。现在据我所知,可能去签证的话,也要面试。如果这几轮考试都通过的话,在几周之后,将得到录取通知书。

  在音乐学院中,有几个不同的学体。一个是演奏方面的,一个是教育方面的。我想今天主要说演奏方面。演奏方面又分三个不同的级别。如果没有上过大学的,而通过他们所说的高中毕业考试,就是类似我们国家的高考。到国外,学校组织学习,然后统一参加一个国家考试。通过这个考试,获得证书后,才可以报考音乐学院或普通大学。第二个级别就是本科。9个学期,高中毕业后就可以进入学习。9个学期中又有个中考。中间考通过后再继续往下学。最后通过考试的,获得大学毕业证书。如果还想继续深造的话,就要进入音乐大师班。而这个文凭呢,就要至少学习4个学期。在这之前,有一个非常严格的考试。经过4个学期的学习,如果还想继续深造的,就是我现在学习的课程。而这就要求在4个学期的音乐大师班中,取得演奏的最好成绩,才可以报名。报名后通过考试就要进行6---8个学期的学习。考试是很严格的。进入之后,在两年之内,还要举行一场独奏音乐会加与室内乐的协奏。如果你在这两年的学习中没有很大的进步,就取消你在这个班里的学习资格。考试在欧洲特别严格。每次考试就象一次比赛。因为他就以你现场发挥来评判。如果在国际比赛中,一个再有潜力,平时拉得再好的学生,他在台上发挥不好,就没有办法进入第二轮,只有遗憾了。

  因此说,如果准备考试的。第一,演奏上的要求确实很高。现在,去德国留学担保金好象是1万2千马克,你得把这些钱存到德国银行,以要去留学的人的名字存入。当然我听说现在也可以在中国北京的德意志银行办理。在德国的生活费用不是很可怕。如果考上音乐学院,是不用学费的。目前来说,只有在德国,奥地利等几个为数不多的音乐学院才是这样,所以没有学费也就减轻了一大笔开销。主要的开销就是生活费用,住房,保险之类。但是在你到了德国,准备入学考试的这段时间,比如说你要请专家上课,要读语言班,以及这期间的生活费都得准备好。因为在你被音乐学院录取之前,你是没有时间,也是不可能去打工挣钱的。一般在德国,打工也要等到假期才行。如果你要有半年至一年的入学准备的话,也要将近1万马克,要有2万马克左右准备留学的资金。我们要了解并得到准备的信息,需要什么样的证件,乐器,在这些方面应该提前做好。

  不知道在坐的同学对留学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

  下面要将几个有关国际比赛的情况。可能我们了解比较多的是克林根塔尔的比赛和在意大利的比赛。后天我和莫泽尔教授还要介绍一个明年在芬兰举行的比赛。每年11月在西班牙也有一个大比赛。也就是每年5月在克林根塔尔的比赛。接着是10月在意大利的比赛,然后11月在西班牙的比赛。而每4年,每2年莫斯科也有比赛。参加这些比赛一般都要准备二至三轮的曲目。第一轮是规定的象巴赫,斯卡拉蒂或规定的现代作品;第二轮一般来说不规定具体曲目,而是划分一些比赛规则。比如说必须演奏一首本国作品,或者说是九十年代的作品,或者是北欧或者西欧作品,或规定有百分之几的作品必须是原作不能改编。第三轮是与乐队的或钢琴的协奏曲。一般提前一年得到(进入第三轮一般五人,协奏曲演奏20分钟左右)。这次来参加活动的专家全部都是这个协会的。

  除此之外的意大利,西班牙的比赛,在规模上,比赛细则上都有一定相似之处。很有可能你准备一套曲目的话可以参加几个比赛,除了规定曲目有些变动之外。

以上是有关部门国际比赛的情况。

  另外,想讲一下有关手风琴在欧洲室内乐发展的情况。我介绍一下室内乐的演奏,手风琴与其他乐器的合作。在目前中国刚开始发展自由低音钮扣琴时,而没有完全重视手风琴室内音乐的发展。

  室内音乐的发展是今后一个相当大的趋势。我想也跟天津音乐学院的老师商量一下,是不是也能在期末考试时,增加手风琴室内乐。因为这样一来可以多获得些曲目,也能聆听其他的专业是如何去演奏的。在克林跟塔尔的讨论会上,当时有人提出:有多少作曲家给手风琴写了作品。后来利普斯,莫泽尔举出了一大堆例子。象古柏多丽娜等著名作曲家都为手风琴写过曲目。在中国的手风琴演奏家以及教师们学习新的东西的同时,还要发展自己的作品,特别是想出去留学或交流的话。现在我们还停留在光学习外国的曲目,而没有想过能建立一个自己的曲目库。这样就能达到一个平衡,就不光是我们去学别人的了。

  王域平: 曹老师为我们学校做了极大的贡献。今后,我是极希望我们中国的手风琴事业在现有的基础上尽快往前发展。尽管我们有比较有利的条件,比较早的走了几步,但是我仍然感到差距还是很大的。我们希望我们能拿出成批的人才来发展中国的手风琴事业。

(根据学术讲座现场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仅供同行参考。)

 

 

手风琴大师班上课学生名单及曲目
 

 

学生姓名

上课曲目

陆 明

法国组曲、F大调奏鸣曲

巴赫、斯卡拉蒂

许 宁

平均律、冬季素描

巴赫

胡 琳

奏鸣曲NO.2、平均律I之二

佐罗塔耶夫

邸轶男

奏鸣曲NO.2

佐罗塔耶夫

陈韵红

法国组曲NO.5、奏鸣曲二号

巴赫、佐罗塔耶夫

谭潇潇

四季(冬)、平均律I之六、平均律

维瓦尔第、巴赫

吴 琼

小组曲

张海燕

夜曲

亚考比

陈晓夏

保加利亚组曲

谢苗诺夫

张惟怡

奏鸣曲NO.2、儿童组曲之二

佐罗塔耶夫

孙绍强

古组曲、科拉多巴舞曲、奏鸣曲

巴赫、阿尔卑尼斯、斯卡拉蒂

赵春燕

节奏盒

安格列斯

丰 雪

加伏特变奏曲、法国组曲五

巴赫

纪 皖

儿童组曲

佐罗塔耶夫

张洪涛

幻想84、平均律II之十

甘泽尔

郭 鹏

法国组曲、法国组曲NO.5

巴赫

邱 燕

奏鸣曲NO.3

佐罗塔耶夫

蔡 莉

B大调协奏曲、 管风琴协奏、奏鸣曲

亨德尔、斯卡拉蒂

冯 瑶

小组曲、平均律I之三、冬季素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