伙伴

王 林


  美的琴声久久地回荡在我的书房,我的心无法平静,目光迟迟不能离开它--那伴随我成长,给我教育和勇气的手风琴。
  
岁时,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我加入了手风琴班。自那以后,它就像影子一样伴随着我:每天晚上的晚饭后,我和我的伙伴就上岗,从最简单的音符1,2,3,4……到一首首美妙动听的曲子,我们互相配合着,努力着……。长期不懈地努力和一点灵感,使我的琴技突飞猛进,成了手风琴班的佼佼者。时光飞逝,我跨入了中学的大门。奇怪的是,令许多同学颇为头痛的口琴吹奏,我竟不教自会,且水平可排行第一,至此,我方明白--手风琴培养了我良好的音乐素养。
  
着时间的推移,曲子的难度开始逐渐增大,遇到的困难自然也就越来越多。有时,竟会碰到一连几天都攻不下的难关,我想打退堂鼓不学了。"天不会总是蓝的,云也不会总是白的,生命之花是经久不衰的,对成长的信念可以使你找回真我。"这是谁说的,好熟悉!对,成功需要拼搏。我打消了不学的念头,一次,二次……终于成功了。我想,当我再遇到任何困难时,我也会这样出做,用拼搏出获取成功。哦--原来手风琴培养了我克服困难的能力。
  
的机会终于来了,上海市手风琴展演即将开始,而我又被推选为代表,独奏名曲《邮递马车》,这就意味着我要上台面对观众,评委,灯光的考验,我又怎么不紧张呢?"自信是成功的关键,没有自信,就等于选择失败!"这不是我说的吗?我顿悟了。该我上台了。此时我已忘记了紧张,自信地走上舞台……"马车来了。它带来了幸福和欢乐,它又慢慢地走了,走了……。一曲终了全场欢声雷动。我成功了!哦--原来手风琴还锻炼了我的胆量和自信。
  
声再一次回荡在书房,我的心中荡漾起层层波浪,手风琴--我的好伙伴,我们永远不分离!

 

演奏

王林


  前,演出对我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名词,然而现在我已经拥有过这样的经历,这就是我的第一次演出,令人终身难忘的演出。
  
年六月,我有幸参加手风琴专场演出,并被安排独奏《邮递马车》。对此,我感到十分高兴,因为这是首名曲,老师把这首曲子交给我,是对我的信任,我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拉好这首曲子。
  
6月8日,我早早就起床了,大概是由于激动的缘故吧!我催促妈妈打点行装,直奔市少年宫。一路上,我脸上带着微笑,心里盘算着成功的欢乐,老师的称赞,家长的表扬……。
  
到少年宫,我惊奇地发现出席今天演出的有许多音乐界老前辈,还有我们艺校同学,台下的观众和耀眼的灯光……,看到这一切,不知怎的我的心突突直跳,心想:如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没有发挥出水平,出了洋相,那可怎么向老师和家长交代呢?我不安地走来走去,不时地拉拉衣角,刚才那无比自信的我仿佛已换了一个人。随即,右眼皮开始跳了起来,左眼皮也跳起来了,真是凶吉未卜。妈妈好象看透了我的心思,微笑着鼓励我说:"你既聪明又努力,一定会拉的好!"听了妈妈的话,看到她那信任的目光,我心里感到一阵暖意。
  
眼,就该我上台了,李老师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镇静点,你一定会成功!"我感到老师按在我肩头上的手是沉沉的,心中顿添了一份自信。
  
台了,我忘记了紧张,心中充满了自信,脑中全是对音乐的处理和感觉。随着美妙的音乐:马车来了,它带给人们欢乐,带给人们幸福,而它又慢慢地走了,走了,走了……。我完全沉静在音乐之中。曲子终了,台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我成功了!
  
然这是一次普通的演出,但在我看来,它却是那样的不平凡,那样令人难以忘怀!,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战胜胆怯,战胜自我。演出虽已过去,但我认为这才刚刚开始,我要踏着这成功的足迹,攀登艺术高峰,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才。

 

艺海拾贝

鲁炜娟



  
起笔,不知从何说起。二十了,在这二十年中记忆深处留下了许多。怎么说呢,一个从六岁就开始与手风琴、与音乐打交道的我来说,生活更多了份色彩,但又觉得少了些什么。我的酸、我的甜、我的苦、我的辣,有谁能了解,不仿写下来与大家共享。


  
琴就像嘴里含了口醋,在这种酸味中一口一口慢慢地咽。虽然这种酸味很难忍受,但为了艺术的追求,依然要一点点克服。其实看别人拉琴很容易,但当自己背上琴后,一切都变了。十几年中,几乎天天都有要克服的难点。从最简单的单音双音到快速琶音到……难点是永远不会消失的。它会永不停息地与我较量。此过程是枯燥的,一个难点每天要练上十遍、百遍。严厉的父亲,只要我有一丝的不足就叫:"再来一遍。"父亲在我耳边说得最多的是"连续十遍不能错"。父亲的打骂是家常便饭。我曾经恨极了他,也曾经放弃过。哭也成为不了我逃避练琴的武器。我要忍,为了心爱的艺术而坚持下去。放弃时,我对自己说:"成功就在于再坚持一下。"为了将来的路,我要坚持下去。心中虽有许多酸处,但成功就在这酸味中的一丝涩。
  
我擦干眼泪、当我继续背上手风琴、当我把醋一口口地咽下后,我的喜悦,我的激动,我的自豪,我知道光明就在前方。


  
的东西有几人爱吃?而我就勇于向苦挑战。我喜爱吃莲子中那绿色的又苦又清口的莲心。练琴就像吃莲心那样,苦不堪言。我从小就是一个瘦弱的女孩,每天都得背上重达二、三十斤的手风琴练上几小时。炎热的夏天汗流不停,寒冷的冬天,人们在家取暖,而我有时还开着窗户,开着电扇。腿上被琴压出的老茧一年四季褪不掉去。我的童年除了练琴、学习、也许就成了空白。我没有童年的玩伴,没有出外游玩的记忆,没有……但我一直无怨无悔,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我认为我的记忆更有价值。其实这些苦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使我最难受的是我有获奖实力,而被人开后门。这是我的心灵被创伤的苦,这种滋味有几个人尝到过?当时我没有哭,成绩已经成为了历史,哭又有什么用?但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永远留下了不可抹灭的阴影。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参加过手风琴比赛。
  
过了这件事,我成熟了许多。心灵的创伤很难愈合,就因为这件事,我差点就不再拿起陪伴我多年的手风琴,我差点就一蹶不振,但在父母、老师的关心下,我终于站起来了。当我征服了我自己,当我再一次背起手风琴,当我再一次走上舞台,我的自信,我的快乐,我的自豪,我坚信苦后一定是甜。前方的路会更灿烂。


  
川人爱吃辣是不可质疑的。尝一口四川菜,那辣味使我这个上海人吃不消。说起辣,我必须说一下我的手风琴老师。它是一位人见人怕的老师。但他的严格,他独特的指导方式,是无人可比的。同时在我的人生道路上更是我的良师益友。他的名字叫杜汉国。以前,在上海手风琴界上是一位不起眼的人物,然而他带的学生多次在全国、市比赛中获奖。随之,他也进入了上海手风琴协会成为了理事。而且自从有了考级后,他带的学生的合格率特别高。有这样的成绩,与他对我们的严格要求是分不开的。我每次去上课,都是战战兢兢的,看到杜老师手就发抖,眼眶内时常含着泪水,直到现在也是如此。没有杜老师的这股辣劲,我将变为如何?一个半途而废的人?一个不求上进的人?
  
98年12月,我参加了手风琴的十级考试,并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出,当时的合格率只有25%,取得这样的成绩,与杜老师的辛勤教导是分不开的。当时我气馁过,我放弃过,但杜老师只是简单地对我说:"只要你做得最好。"的确,别人能做到,我一定能做到,而且是最好。真的,我真的做到了。
  
这个上海人,尝了14年的四川'辣菜'对这辣味又爱又怕。这辣激励着我,催我上进。也许,,不久我将不再尝到这辣的滋味,但这味道难以忘怀。不久,我也将站在讲台上,我的辣又会如何?


  
了这么多酸、苦、辣,只缺了个甜字应该说再练琴的过程中带来的喜悦可真不少。
  
时候,我是一个很害羞、胆子很小的女孩。自从练琴后,经常上台演出,随着演出次数的增加,我在众人面前不再脸红,不再躲躲闪闪,性格也渐渐开朗。逐渐我不再怕上台,舞台成了我展现自己的天地。当我坐在舞台上演奏,当掌声响起,当父母、老师用赞叹的眼光看着我时,我知道,我成功了。苦尽甘来后的我正向着更多的高峰挑战。在艺术中,我要学的东西还很多。我爱作曲,担又学的太少。学无止尽,我将朝着目标而努力。我的心不再是涩的,而是那股香香的甜味。
  
然我没有莫扎特的天份,没有贝多芬的创作灵感,没有……但我还会在艺术这条路上笔直地走下去,记忆深处的东西只能让它成为历史,更重要的是今后的路,路还很长,会有更多的酸甜苦辣出现在我的人生道路上,我又该如何?但我要说的是:在我的生命中,不能没有医术,没有艺术的生活,我不知该如何走完!